>

膈膜以上仅止肺、心、左右气门,素不能者乍能

- 编辑:马后炮解太湖字迷 -

膈膜以上仅止肺、心、左右气门,素不能者乍能

治男妇气虚之总方也,婴儿惊怯,痘家虚者最宜。

【针灸】

骤风暴热,云物飞飏,晨晦暮晴,夜炎昼冷,应寒不寒,当雨不雨,水竭土坏,时岁大旱,草木枯悴,江河乏涸,此天地之阳厥也。暴壅塞,忽喘促,四肢不收,二腑不利,耳聋目盲,咽干口焦,舌生疮,鼻流清涕,颊赤心烦,头昏脑重,双睛似火,一身如烧,素不能者乍能,素不欲者乍欲,登高歌笑,弃衣奔走,狂言妄语,不辨亲疏,发躁无度,饮水不休,胸膈膨胀,腹与胁满闷,背疽肉烂,烦溃消中,食不入胃,水不穿肠,骤肿暴满,叫呼昏冒,不省人事,疼痛不知去处,此人之阳厥也。阳厥之脉,举按有力者生,绝者死。 

余将亲见诸脏腑显隐之形,绘于其后。计四十二件。

【组成】黄耆三钱 人参两钱 甘草一钱 肉桂春夏二三分秋冬六七分 以上四味,水煎服。

针灸是“针法”和“灸法”两种治疗的方法的合称,又叫“针灸疗法”。

《中藏经》目录

左气门、右气门两管归中一管入心,由心左转出横行后接卫总管。心长在气管之下,非在肺管之下,心与肺叶上棱齐。

【集注】柯琴曰:昔东垣以此三味能泻火补金培土,为除烦热之圣药,镇小儿之惊,效如桴鼓,魏桂岩得之,以治痘家阳虚顶陷,血虚浆清,皮薄发痒,难灌难敛者,始终用之,以为血脱须补气,阳生则阴长,有起死回生之功,故名之为保元也,又少佐肉桂,分四时之气而增损之,谓桂能治血以推动其毒,扶阳益气以充达周身,血内泣,引之出表,则气从内托血外散,引之归根则气从外护,参耆非桂引导不能独树其功,桂不得甘草和平气血,亦不能诸其条理,要非寡闻浅见者能窥其万一也,四君中不用白朮避其燥,不用茯苓恐其渗也,用桂而不用四物者,以芎之辛散,归之湿润,芍之酸寒,地黄之泥滞故耳,如宜升则加升柴,宜燥加苓朮,宜润加当归,宜利气加陈皮,宜收加芍,宜散加芎,又表实去耆,里实去参,中满忌甘,内热除桂,斯又当理会矣。

肺管至肺分两权,入肺两叶,直贯到肺底皆有节。管内所存皆轻浮白沫,如豆腐沫有形无体。两大叶大面向背,小面向胸,上有四尖向胸,下一小片亦向胸。肺外皮实无透窍,亦无行气之二十四孔。

【按】元气者太虚之气也,人得之则藏乎肾,为先天之气,即所谓生气之原,肾间动气者是也,生化于脾,为后天之气,即所谓水谷入胃,其精气行于脉中之荣气,其悍气行于脉外之卫气者是也,若夫合先后而言,即大气之积于胸中,同呼吸,通内外,同流一身,顷刻无间之宗气者是也,总之诸气随所在而得名,实一元气也,保元者,保守此元气之谓,是方用黄耆保在外一切之气,甘草保在中一切之气,人参保上中下内外一切之气,诸气治而元气足矣,然此汤补后天水谷之气则有余,生先天命门之气则不足,加肉桂以鼓肾间动气,斯为备耳。

膈膜以上仅止肺、心、左右气门,余无他物。其余皆膈膜以下物,人身膈膜是上下界物。

本文由马后炮解太湖三字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膈膜以上仅止肺、心、左右气门,素不能者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