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能化浊湿而使之归清,例如头大蒂小的赘疣

- 编辑:马后炮解太湖字迷 -

又能化浊湿而使之归清,例如头大蒂小的赘疣

图片 1

(疟、痢附)

【结扎法】

先病而后逆者,治其本;先逆而后病者,治其本;先寒而后生病者,治其本;先病而后生寒者,治其本;先热而后生病者,治其本。

民国期间,山东济南有许多知名老中医,有“四大名医”之谓,即吴少怀、韦继贤、王玉符、王兰斋四位先生。他们凭借着高超的医德医术悬壶济世,救治了不少病人,留下许多佳话。

55.湿温久羁,三焦沵漫,神昏窍阻,少腹硬满,大便不下,宣清导浊汤主之。

是利用线(药制丝线或普通丝线)的张力,促使患部气血不通,使所要除去的组织坏死脱落,达到治愈的目的。一般适用于赘疣、痔核等症。例如头大蒂小的赘疣,可在根部用线作双套结扣住扎紧。对血瘤和癌肿禁忌使用。

先泄而后生他病者,治其本,必且调之,乃治其他病。先病而后中满者,治其标;先病后泄者,治其本;先中满而后烦心者,治其本。

韦继贤(1895~1976年),字起孟,出生于北京。1916年,韦继贤21岁时经亲友介绍来到济南宏济堂药店,“先以司药为主,继则为‘坐堂医’侍诊”。韦继贤能短时间内成为“坐堂诊”,与他少时开始习医有关,他从北京来到济南之前就曾在余庆堂中药店和北京中医研究所学中医。来到济南宏济堂药店以后,“一面探求药理,严格掌握药物性能及应用,一面攻研医学,深明奥义”,得到名医徐菊如、王兰斋指点而“学业日进”。有意思的是,期若干年后,韦继贤与老师王兰斋同列“四大名医”之列。

此湿久郁结,于下焦气分,闭塞不通之象,故用能升能降,苦泄滞淡渗湿之猪苓,合甘少淡多之茯苓,以渗湿利气,寒水石色白性寒,由肺直达肛门,宣湿清热,盖膀胱主气化,肺开气化之源,肺藏魄(肛门曰魄门),肺与大肠相表里之义也。晚蚕沙化浊中清气,大凡肉体未有死而不腐者,蚕则殭而不腐,得清气之纯粹者也,故其粪不臭不变色,得蚕之纯清,虽走浊道,而清气独全,既能下走少腹之浊部,又能化浊湿而使之归清,以己之正,正人之不正也。用晚者本年再生之蚕,取其生化最速也。皂荚辛咸性燥,入肺与大肠,金能退暑,燥能除湿,辛能通上下关窍,子更直达下焦,通大便之虚闭,合之前药,俾郁结之湿邪,由大便而一齐解散矣。二苓、寒石化无形之气;蚕砂、皂子逐有形之湿也。

有客气,有同气。大小便不利治其标,大小便利,治其本。

1922年韦继贤27岁,他考中医合格后正式在济南悬壶应诊,擅治内、儿、妇科,对温热病有独到见解,后来与他人合办了济南民众中医慈善医院,患者慕名而来络绎不绝。2013年5月16日,《齐鲁晚报》曾刊登过一篇署名为“黄杏林”撰写的《一代名医韦继贤》一文,讲述了1953年春天韦继贤为其父治病的故事。文章说,“韦大夫每开一方,父亲就派我到宏济堂去抓药。我将药方一递,宏济堂里司药的伙计就能认出是韦大夫的笔迹,一看是韦大夫开的方子,都格外尊重,称药、包药也都格外上心,仿佛给韦大夫的处方拿药也是一种荣幸。”文章还提到,“1955年,父亲又因血压太高而昏迷了,大夫下了病危通知书,母亲情急之下请来了韦大夫,韦大夫……开了药方,第二天凌晨,父亲竟奇迹般地苏醒了,喜得全家人泪流满面,病房里的大夫护士都连声称奇。”

〔宣清导浊汤方〕苦辛淡法。

病发而有余,本而标之,先治其本,后治其标;病发而不足,标而本之,先治其标,后治其本,谨详察间甚,以意调之,间者并行,甚为独行;先小大便不利而后生他病者,治其本也。

本文由马后炮解太湖三字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又能化浊湿而使之归清,例如头大蒂小的赘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