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气在肺,稻薪者坚

- 编辑:马后炮解太湖字迷 -

人气在肺,稻薪者坚

黄帝问曰:为五谷汤液及醪醴奈何?

黄帝问曰:余闻揆度奇恒,所指不同,用之奈何?

黄帝问曰:诊要何如?

黄帝问曰:诊法何如?

岐伯对曰:必以稻米,炊之稻薪,稻米者完,稻薪者坚。

岐伯对曰:揆度者,度病之浅深也;奇恒者,言奇病也。请言道之至数,五色脉变,揆度奇恒,道在于一。

岐伯对曰:正月二月,天气始方,地气始发,人气在肝。

岐伯对曰:诊法常以平旦,阴气未动,阳气未散,饮食未进,经脉未盛,络脉调匀,气血未乱,故乃可诊有过之脉。

帝曰:何以然?

神转不回,回则不转,乃失其机。至数之要,迫近以微,着之玉版,命曰合玉机。

三月四月天气正方,地气定发,人气在脾。

切脉动静而视精明,察五色,观五脏有余不足,六腑强弱,形之盛衰,以此参伍,决死生之分。

岐伯曰:此得天地之和,高下之宜,故能至完:伐取得时,故能至坚也。

容色见上下左右,各在其要。其色见浅者,汤液主治,十日已。其见深者,必齐主治,二十一日已。其见大深者,醪酒主治,百日已。色夭面脱不治,百日尽已。

五月六月天气盛,地气高,人气在头。

夫脉者血之府也。长则气治,短则气病,数则烦心,大则病进。

帝曰:上古圣人作汤液醪醴,为而不用何也?

脉短气绝死,病温虚甚死。

七月八月阴气始杀,人气在肺。

上盛则气急、下盛则气胀、代则气衰、细则气少、涩则心痛。

岐伯曰:自古圣人之作汤液醪醴者,以为备耳!夫上古作汤液,故为而弗服也。

色见上下左右,各在其要。上为逆,下为从;女子右为逆,左为从;男子左为逆,右为从。易,重阳死,重阴死。

九月十月阴气始冰,地气始闭,人气在心。

浑浑革至如涌泉,病进而色弊;绵绵其去如弦绝死。

中古之世,道德稍衰,邪气时至,服之万全。

阴阳反他,治在权衡相夺,奇恒事也,揆度事也。

十一月十二月冰复,地气合,人气在肾。

夫精明五色者,气之华也。赤欲如白裹朱,不欲如赭;白欲如鹅羽,不欲如盐;青欲如苍璧之泽,不欲如蓝;黄欲如罗裹雄黄,不欲如黄土;黑欲如重漆色,不欲如地苍。五色精微象见矣,其寿不久也。

帝曰:今之世不必已何也。

搏脉痹躄,寒热之交。脉孤为消气,虚泄为夺血。孤为逆,虚为从。

故春刺散俞,及与分理,血出而止。甚者传气,间者环也。

夫精明者,所以视万物别白黑,审短长,以长为短,以白为黑。如是则精衰矣。

岐伯曰:当今之世,必齐毒药攻其中,镵石针艾治其外也。

行奇恒之法,以太阴始。行所不胜曰逆胜,逆则死。行所胜曰从,从则活。八风四时之胜,终而复始,逆行一过,不可复数,论要毕矣。

夏刺络俞,见血而止。尽气闭环,痛病必下。

五脏者中之守也。中盛脏满气盛伤恐者,声如从室中言,是中气之湿也。言而微,终日乃复言者,此夺气也。衣被不敛,言语善恶,不避亲疏者,此神明之乱也。仓廪不藏者,是门户不要也,水泉不止者,是膀胱不藏也。得守者生,失守者死。

帝曰:形弊血尽而功不应者何?

秋刺皮肤循理,上下同法,神变而止。

夫五脏者身之强也。头者精明之府,头倾视深精神将夺矣。背者胸中之府,背曲肩随,府将坏矣。腰者肾之府,转摇不能,肾将惫矣。膝者筋之府,屈伸不能,行则偻附,筋将惫矣。骨者髓之府,不能久立,行则振掉,骨将惫矣。得强则生,失强则死。

岐伯曰:神不使也。

冬刺俞窍于分理,甚者直下,间者散下。

岐伯曰:反四时者,有余为精,不足为消。应太过不足为精,应不足有余为消。阴阳不相应,病名曰关格。

帝曰:何谓神不使?

春夏秋冬,各有所刺,法其所在。春刺夏分,脉乱气微,入淫骨髓,病不能愈,令人不嗜食,又且少气。

帝曰:脉其四时动奈何?知病之所在奈何?知病之所变奈何?知病乍在内奈何?知病乍在外奈何?请问此五者,可得闻乎。

本文由马后炮解太湖三字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人气在肺,稻薪者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