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说芣苢不是车前,柏拉图式的爱情主要是指一个

- 编辑:马后炮解太湖字迷 -

说芣苢不是车前,柏拉图式的爱情主要是指一个

四川有一对姐弟恋婚后,为躲避闲言碎语,住进了深山。在一次妻子不小心摔一跤后,丈夫为了妻子不再摔跤和走路方便,花了五十年的时间,一人在山里人工凿出六千多个台阶、建成了一条通往山下的小路。当有人进山见到这条山涧小道,知道了她们美丽的爱情故事,感慨万千。这是一条爱情的小路,一条幸福的小路。

古往今来,名字被弄错,以至真名不传,错名流布的例子,实在太多,太多。

柏拉图式爱情,也称为精神恋爱,以西方哲学家柏拉图命名的一种人与人之间的精神爱情,追求心灵沟通,排斥肉欲,理性的精神上的纯洁爱情。最早由Marsilio Ficino于15世纪提出,作为苏格拉底式爱情的同义词,用来指代苏格拉底和他学生之间的爱慕关系。柏拉图式爱情根植于古希腊的理性主义传统和同性恋爱风尚。哲学界对爱情的定义是理性的,所以它包容了如:道德、责任、义务等等这些充满人类理性光芒的社会化的衍生物。柏拉图认为:“当心灵摒绝肉体而向往着真理的时候,这时才是最好的。而当灵魂被肉体的罪恶所感染时,人们追求真理的愿望就不会得到满足。当人类没有对肉欲的强烈需求时,心境是平和的,肉欲是人性中兽性的表现,是每个生物体的本性,人之所以是所谓的高等动物,是因为人的本性中,人性强于兽性,精神交流是美好的、是道德的。”但实际上按照会饮篇的理论而言,柏拉图式的爱情主要是指一个同性之间的爱情,而这个也和当时希腊风气相关。希腊学者认为同性之间的爱情才是真正属天的爱情,而异性的婚姻制度不过是为了社会的建构。而现今柏拉图式爱情已经扭曲成精神爱情,基本上是断章取义只是形容男女之间的爱恋(柏拉图式爱情在现代经常来表达男女之间的爱情,通常出现在言情小说中),而这个正是因为现代社会对于同性恋的排斥。在今天的人们看来,柏拉图的爱情观让人不可思议。美国东西部社会学会主席、《美国家庭体制》一书的作者伊拉·瑞斯(Ira·reiss)经研究后认为,柏拉图推崇的精神恋爱,实际上指的是同性之间的一种爱。古希腊人认为,同性恋的过程更多地是灵交、神交,而非性交。这就是柏拉图偏重同性之间的爱情的原因。柏拉图坚信“真正”的爱情是一种持之以恒的情感,而惟有时间才是爱情的试金石,惟有超凡脱俗的爱,才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柏拉图在对话录《会饮篇》中提到最崇高的爱情是精神之爱,是爱的双方对真善美的共同追求,而这种共同追求仅限于同性之间。“柏拉图之爱”的真正意义就是同性之间的同性爱,只有这种爱才是高尚而珍贵的。在雅典,同性爱被法律赋予了最大限度的保护和支持,甚至被认为是对无节制生育的一种控制方法而加以提倡,同性恋是当时的雅典的骄傲之一。更详细资料:

说到出轨,人们首先会联想到火车,火车是沿着轨道行驶的,没有轨道,火车动不了。导致火车出轨的原因大致有两个:一是来自火车本身,超载,超速,车轮故障等;二是来自路基铁轨,变形,年久失修,自然灾害等。现代列车时速几乎赶上飞机,一旦发生出轨事故,下场不堪设想。还有一些其它的靠轨道行驶的交通工具,如有轨电车。记得在文革时期,上海仍保留有轨电车,那车没有喇叭,靠司机摇铃铛警示路人,行驶缓慢,甚至比步行慢。座位是木制的,震得屁股发麻,小时候极不愿坐那破旧玩意儿。还别说,那破家伙安全,即使出轨也没事。故得一个谬论:高档次的不能出轨,出轨一次玩完,低档次的出轨多次无碍。 通常我们所说的出轨当然不是指列车,毕竟列车发生出轨的几率极低,而是指的比率较高的婚姻出轨。婚姻是家庭的列车,夫妻双双沿着轨道向一个共同的目标行驶,出轨会造成家毁人亡。 不知何时将婚姻出轨分为肉体和精神的。肉体出轨以泄欲为目的,如嫖妓,没有感情转移。精神出轨是指思想意识方面的,有明确的意向,但没有实际行动。从法律的角度上分析,凡是没有付诸于行动的犯罪意识都不予追究,精神出轨不受法律制裁。 据说精神出轨比肉体出轨更可怕,到底有多可怕,我们不妨从下面这个故事里掂量一下肉体出轨与精神出轨的区别,诸位见仁见智吧。 哈布与雅吉原是北师大同学,两人毕业后被分配到相隔遥远的两地,哈布回到老家长春,雅吉南下广州。一晃过去了八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两人在长春相遇。这时雅吉已结婚,哈布仍单身。那晚雅吉来到哈布的住处,发现哈布的屋内挂着她的画像,摆设多是她以前用过的东西,心里很不是滋味。 哈布和雅吉在大学里是挚友,情如兄妹。那时雅吉的追求者众多,哈布是个性格内向的人,不敢向雅吉表白自己心思,一直暗恋着她。后来雅吉去了广州,在那里成了家立业,丈夫对她很好,两夫妻感情融洽。 当晚,哈布向雅吉倾诉了自己对她爱恋之情。他曾谈过几次恋爱,但都没成功,他在一直在寻找雅吉的影子。他告诉雅吉,他仍然爱她,非她不娶,他希望雅吉与丈夫离婚。如果不成,他这辈子就这么等下去,直至老死。 雅吉整晚呆在哈布屋里,听哈布细述衷肠,唯一的肢体接触是手握着手。雅吉只是想报答一下兄长多年来的帮助和对自己的一片痴情,她不能跨越道德底线,何况自己的婚姻生活美满,丈夫深爱着她。 无独有偶。 雅吉的丈夫赵道熏不仅在职场上蒸蒸日上,还是个非常顾家的好男人,对雅吉更是体贴入微,把旁人嫉妒死了。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一次道熏与手下李秀琴一起去武汉出差时,这位模范丈夫竟然出轨了。 秀琴与丈夫的感情不好,丈夫经常夜不归宿,她喜欢像道熏这种顾家的好男人,在公司里主动与他套近乎。道熏心知肚明,只是觉得有这么个美貌女人在身边会给自己撑面子,没有过分抵制。俗话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纸。出差的那晚在宾馆里,道熏经不起秀琴的百般挑逗,两人发生了性关系。 一觉醒来,秀琴发现道熏不在身旁,只见桌上留着一张纸条:“公司有要事,恕我不辞而别,剩下的事务由你全权打理。再见,赵道熏。”秀琴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道熏急急忙忙地赶回家的目有二:一是不能继续与秀琴维持不正当关系,想摆脱她;二是要向妻子雅吉坦白自己犯下的过错,求得她的原谅。 相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夫妻双方分别出轨,一个出于肉体,一个来自精神。雅吉回到广州后,像掉了魂似的,与丈夫感情大不如前。道熏见雅吉精神不佳,怕她受不了刺激,没敢将自己出轨的事向妻子坦白。 此后,道熏总觉得亏欠了雅吉,变得更爱自己的妻子了,似乎在为自己的过失还债。可雅吉心里总是压着一块铅,总觉得自己欠别人的,这个债主不是丈夫,而是一个与自己家庭毫不相干的人。 看来,精神出轨比肉体出轨更可怕。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如果二选一的话,你希望你的另一半精神出轨还是肉体出轨呢?回家去问问你的另一半,或许答案恰恰相反。 你这话问得好尴尬,能不能有第三种选择? 有。老张饥不择食娶了个丑妻,总觉得自己亏了,常自嘲道:关了灯,想谁是谁。 辛玲对闺蜜说,她与丈夫做爱时老想着前男友,否则达不到性高潮,所以她在做爱时一直是闭着眼睛的,为此经常被丈夫训斥。 这也算精神出轨?如此说来,谁没有精神出轨的时候? 结论:精神出轨分高档次和低档次,高档次的一次玩完,低档次的多多无碍。 很明显,雅吉属于高档次,老张和辛玲属于低档次。休里March 13th 2016

熊猫的真名是“猫熊”,即猫一样的熊,而不是熊一样的猫;滚开、滚蛋的“滚”,起初是“鲧”,因为他治水不成功,舜帝就让他滚蛋,由他儿子大禹来代替他;太监的原名是“监太”,监督太太的,皇帝的太太。因为皇帝的嫔妃众多,自己又太忙,怕肥水流进外人田,所以,就设立了“监太”这个职位,专门监督皇太太的私密情况;为了不引起太太的注意,皇帝老儿就故意把“监太”改成了太监。

芣苢,原来就是深受江南人民喜爱的“薏苡”,或称“薏仁”。可是从战国毛亨为《诗经》作传时起,它就一直被误认为是“车前子”,直到二十世纪,闻一多、宣草、宋湛庆等人才对此提出质疑,说芣苢不是车前,而是薏苡。

我的学长前辈游修龄老先生,曾专门写过一篇《质疑“芣苢”即“车前”——兼论“芣苢”是“薏苡”》的论文,来支持这一结论。游老是中国著名的农史专家,他的雄辩之词和震撼举证,当然引起了我的关注和共鸣,因为我从历史上看出,传统都是从异端开始的,拥有真理的一小撮,最终都会变成泱泱主流。

《诗经‧周南‧芣苡》原文是这样说的:

采采芣苢,薄言采之。采采芣苢,薄言有之。

采采芣苢,薄言掇之。采采芣苢,薄言捋之。

采采芣苢,薄言袺之。采采芣苢,薄言襭之。

白话的解释大致是:

本文由马后炮解太湖字迷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说芣苢不是车前,柏拉图式的爱情主要是指一个